2024年7月20日

wto是什么意思中文 wto是谁创立的

让我们谈谈wto意味着什么。1994年4月15日,在摩洛哥马拉zhuan喀什市举行的关贸总协定乌拉圭回合部长会决定成立一个更全球化的世界贸易组织 ,取代成立于1947年的关贸总协定。wto的简介是很多朋友不知道的。今天,牛牛小编将详细介绍wto的缩写相关信息。让我们看看!

wto是什么意思?中文是什么意思? 谁创造了wto?

wto不是一个人创造的,而是一个组织。

1、WWTO的全称是World Trade Organization,意思是世界贸易组织,中文简称世贸组织。

2、1994年4月15日,在摩洛哥马拉zhuan喀什举行的关贸总协定乌拉圭回合部长会议决定成立更全球化的世界贸易组织 ,取代成立于1947年的关贸总协定。

3、世界贸易组织是当代最重要的国际经济组织之一, 全球98%有164名成员,总成员贸易量达到98%“经济联合国”之称。

延伸阅读:在美国的报复下,WTO终于“瘫痪”了…

在美国的多次阻挠下,从12月11日起,WTO上诉机制只剩下一名法官。

特朗普声称报复法国征用“数字服务税”作为前奏,在国际贸易领域,一轮未经WTO授权的报复和报复剧正在悄然拉开帷幕。……

12月2日,特朗普再次开始报复“关税侠(TariffMan)”模式计划在法国为你的小伙伴制定一个模式“拳头产品”酒、奶酪、手袋、化妆品等“开刀”,原因是报复法国向美国互联网巨头征收巨额数字关税。

12月8日,法国政府表示,它不会让步美国公司征收数字关税,并准备向国际法院,特别是世贸组织提起诉讼(WTO)。

让美国生气“数字关税”,到底是什么神圣?

面对迎头而来“贸易大棒”,为什么法国坚持?“寸土不让”?

对世界各国来说,两国僵持不下意味着什么?

特朗普扔掉了关税飞镖,在飞镖周围画了一个目标 美国政治报网站

数字经济对现行税制的影响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

近年来,通信技术的快速发展极大地改变了商品和服务市场的运作模式,国际贸易日益受到经济活动数字化的影响。

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UNCTAD)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电子商务总价值为29万亿美元,比2016年增长约13%;2018年,数字服务出口达到2.9万亿美元,占全球服务出口总额的50%,是2005年的两倍多,远远超过整体服务出口增长率。

随着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当前的税收体系面临着革命性的挑战:

注:现行税制是指以工业经济为基础,以物理存在的企业及其分支机构为主要征税对象,以行业和地区为企业所得税和间接税的划分。

一方面,苹果、亚马逊、谷歌等互联网巨头的利润并不完全依赖于有形商品,部分利润来自软件专利等知识产权,甚至相当一部分产品本身以数字形式存在,如下载的歌曲。

问题来了。

这些看不见的商品不再局限于特定的地理位置,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销售,企业很容易将其利润转移到全球低税收地区。企业避税不仅造成了巨大的国家税收损失,而且也造成了全球性的问题——互联网企业与传统企业(主要是有形商品贸易)之间的税负严重不公平。

以苹果为例,据《纽约时报》报道,苹果2011年度报告显示,利润为342亿美元,全球现金税总额约为33亿美元,税率仅为9.8%。

相比之下,同期,沃尔玛为其全球244亿美元的利润缴纳了59亿美元的现金税,税率高达24%!

另一方面,由于各国数字化进程不一致,各国对相关税收问题的理解也大不相同,对全球税收规则和征管协调的要求必然不同。

税收规则如何符合现代商业模式?如何实现国际税基的合理分配?在这些问题上很难达成协议,导致国家间政策协调困难。

大型互联网公司已将收入转移到爱尔兰、卢森堡等低税收国家,但现行国际税法无法应对。面对这种尴尬的情况,法国希望欧盟率先启动数字税计划。

在法国的大力推动下,2018年3月,欧盟委员会宣布立法提案,计划对大型互联网公司征收3%的数字税,任何欧盟成员国都可以对其国内互联网业务产生的利润征税。

然而,该法案遭到了爱尔兰、芬兰和其他低税率的欧盟成员国的强烈反对。因此,法国决定采取第一步,试图通过国内单边立法向全球大型数字服务提供商征收数字税,以逐步改变数字经济时代的全球税收规则。

法国一步一步地先行,各国一步一步地先行,各国一步一步地先行“开刀”

7月11日,法国参议院通过了一项向全球数字服务提供商征收数字服务税的法案。根据该法案,全球数字业务年营业收入超过7.5亿欧元,法国年营业收入超过2500万欧元的企业将征收3%的数字税。

税收将追溯到2019年1月1日。据估计,这项税收每年将为法国政府带来约5.5亿美元的收入。根据法案规定的标准,大约有30家企业主要来自美国、中国和英国,而美国互联网巨头谷歌(Google)、苹果(Apple)、脸书(FaceBook)、亚马逊(Amazon)受影响最大的法案因此得名“GAFA法案”。

事实上,法国在征收数字服务税的道路上并不孤单。

在法国通过上述法案的同一天,财政部还宣布了一项从2020年4月起征收数字服务税的计划,对全球收入超过5亿英镑、利润超过2%的跨国科技公司征收2%的税率。

英国财政部长哈蒙德表示,在国际税法能够应对数字巨头在不同司法管辖范围内转移收入和利润之前,英国将在该领域采取行动。

12月3日,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如果保守党在本月的选举中获胜,预计每年4亿英镑的数字税将于明年4月如期征收。

法国和英国的主导作用似乎非常有效。

据《金融时报》报道,到目前为止,印尼、加拿大、奥地利、土耳其、意大利、墨西哥等24个国家和地区已经开始或正在考虑对美国科技巨头征税。

这种情况与当前数字经济发展极不平衡的特点密切相关。

除了美国,世界领先的数字经济国家也有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根据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的报告,中美占全球70个最大数字平台市值的90%。就通信技术部门的附加值而言,中美占世界总量的40%。

欧洲在数字平台市值中的比例只有4%,非洲和拉丁美洲的总和只有1%。如果是针对各种互联网巨头,目前有7家“超级平台”——占全球总市值的三分之二,微软、苹果、亚马逊、谷歌、脸书、腾讯和阿里巴巴。

从以上数据中,我们可以深刻认识到为什么法国和其他国家正在大力推进数字服务税的征收,为什么美国如此激烈——这一税收标准显然覆盖了更多的美国互联网公司,需要支付巨额税款。

各国是否有权征收数字服务税?

这种做法符合WTO规则吗?

违反WTO规则征收数字服务税吗?

要澄清这一问题,我们需要了解国家税收主权原则,即在国际税收中,一个国家对实施什么样的外国税收制度有完全的自主权,不受任何外国干预。因此,各国的税收法律制度存在重大差异。

在全球化时代的背景下,为了避免双重征税,减少逃税和避税,国家通常签署税收协议,以协调和合作国家税收政策。这些协议对国家具有约束力。因此,国家税收主权原则在国际经济活动中会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但这种限制必须基于国家同意)。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在国际税法领域,出于对一个国家税收主权的高度尊重,国民待遇和最惠国待遇都没有构成基本原则。因此,在国际税收纠纷中,虽然经常涉及双重税收问题,但即便如此,也不能要求其他国家放弃税收权利。

在国际贸易领域,世贸组织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多边贸易机制,为减少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做出了重大贡献,以促进国际贸易的自由化。然而,由于国家经济主权的关系,世贸组织框架仍然主要是边境措施。

电子商务作为一种新的商业运作模式,在促进国际贸易和世界经济发展方面发挥着越来越突出的作用。1998年,世贸组织决定实施电子商务关税禁令,以促进这种新兴贸易形式的进一步蓬勃发展。然而,该禁令不是永久性的,需要定期审查。

2017年底,世贸组织成员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第11届部长会议的最后时刻达成协议,将电子商务关税禁令延长至2019年12月。12月10日,世贸组织决定将禁令推迟到2020年6月的哈萨克斯坦部长级会议。

鉴于国家间协调贸易政策与互联网治理关系的突出需要,包括中国在内的76名WTO成员于2019年1月在达沃斯举行的电子商务非正式部长级会议上签署了《关于电子商务的联合声明》(以下简称《联合声明》),正式启动了这一话题的多边谈判。

但在相关税收问题上,世贸组织协调了成员在电子商务领域的关税政策,不会干涉国内成员的数字服务税。世贸组织同意延长电子商务关税禁令的声明还明确指出,暂停征收关税并不影响成员以符合世贸组织协议的方式征收内部税或其他费用的权利。

因此,除非在实施过程中明确违反WTO的其他原则或规则,否则各国征收数字服务税的决定本身并不违反WTO规则。

问题的关键在于谁来收这么多钱?

你知道,特朗普早就觉得现行的国际贸易规则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损失。此时,法国和其他国家仍然想向美国互联网公司征收更多的税,这显然是不可接受的。

美国政府指责各国提出对大型互联网科技公司征收数字服务税。“单边主义措施”,是对美国企业不公平的保护主义行为。

此外,法国只对网络广告、用户数据销售、网络中介等行为征税。美国认为,这种做法主要针对美国互联网公司。

因此,率先征税的法国自然成为特朗普的目标。

根据《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的规定,已经闻到风声的美国于7月10日宣布,将对法国政府即将通过的数字服务税进行调查。

8月,美国和法国同意寻求妥协计划,并表示将在经济合作发展组织中(OECD)在这个框架下解决问题,并设定了90天的谈判期。

然而,11月底的谈判已经结束,双方还没有达成任何解决方案。

12月2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宣布法国数字服务税“301调查”第一阶段已经完成,得出结论:税收歧视性,会给美国商业带来沉重负担。

为此,USTR建议政府对香槟、奶酪、手袋、化妆品等价值24亿美元的法国产品征收高达100%的关税,并邀请公众在2020年1月6日前对拟议行动发表评论。

美国政府还在讨论是否调查奥地利、意大利和土耳其的数字服务税。

事实上,特朗普并不一定认为数字税本身有问题。真正的问题是:谁来收这么多钱?

近年来,谷歌、亚马逊、Facebook、苹果和其他互联网公司通过复杂的安排在国家甚至国内不同的税率范围内转移利润,不仅直接损失政府税收,而且导致那些真正缴纳税款的公司面临不利竞争遭受损失的条件。

这些传统企业的破产不仅不利于当地人民的就业,而且间接给政府税收带来损失。因此,未来互联网企业税收机制的调整也是一种不可避免的趋势。但在此之前,特朗普认为其他国家不应该从中获利。

特朗普12月3日表示:“(这些公司)是我们的,他们是美国公司。如果有人想从美国公司获利,那将是我们自己,而不是法国”。

对此,法国表示“寸土不让”。

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勒梅尔于12月8日表示:

“我们将向国际法院,特别是世贸组织诉诸此事。对美国科技公司征收数字税与其他国家公司同等对待,这不是歧视。”

马克龙也知道,如果法国在面对特朗普威胁时退缩,其他观望的国家将很难坚持下去。

这意味着他一直在努力大大降低数字服务税,甚至付诸东流,这将是对他想要创造的欧洲更主权的想法的沉重打击。

不仅是报“一箭之仇”特朗普打了一场预防性战争

首先,美国需要防止法国征收数字税“多米诺骨牌”效应。

遵循法国提议征收数字税的国家必须了解利益,并观望如何解决美国和法国之间的分歧。

如果美国对此反应不够果断,最终未能成功阻止法国通过单边立法改变互联网巨头的税收基础,其他国家肯定会聚在一起效仿。到那时,美国将无法扭转这一趋势。

此外,这不仅是钱的问题,也与美国的行为有关“全球一哥”面子问题。

一段时间以来,特朗普和马克龙的关系不是很好“和睦”。

马克龙对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和巴黎协议表示强烈不满。今年4月,欧盟理事会投票授权美欧贸易协定谈判,马克龙从未“服软”令美国失望;在北约峰会之前,他与北约有关“脑死亡”被特朗普攻击的言论“令人厌恶”。

此外,法国在重构数字经济时代的全球税收规则方面相当积极,这似乎动摇了美国在国际舞台上的权威——若法国此次“得逞”,美国担心这种立法模式会被复制和推广,导致美国被动地制定国际税收规则,甚至削弱其未来在其他国际事务中的发言权。

换句话说,即使要征收关税,也不应该轮到法国做出决定。

第二,特朗普担心,如果他对美法数字税摩擦的态度不够坚定,可能会对他的选择产生不利影响。

虽然由美国民主党人控制的国会众议院发起的弹劾案对特朗普的支持率没有明显影响,但特朗普能真正吗?“扞卫”好民众的“钱袋子”,这显然对选举的趋势具有重要意义。然而,目前备受关注的中美初步贸易协定谈判的进展并没有像特朗普希望的那样。

12月3日,特朗普一直发誓要尽快达成协议,并声称可能要等到2020年美国大选后才能解决。

尽管美国对此并非没有心理准备,但它仍然对特朗普态度的逆转感到失望。这意味着仍有希望暂时稳定的中美贸易关系将立即变得更加不可预测。

对于美国农民和商业团体来说,他们将面临更加严峻的出口贸易环境。随时可能升级的关税战争也将对美国制造商和消费群体产生影响。特朗普的话一出来,美国股市就下跌了。特朗普之前经历过几次这种变化,他一定很清楚。

这可能比弹劾案更令人担忧。对于了解中美贸易谈判进展的他来说,法国自然不希望此时对美国互联网巨头征收数字服务税。

威胁和阻止关税是特朗普一贯采取的压力方式,也是美国利益集团和受影响的选民的态度。这也说明,在特朗普眼里,选情是当下的重中之重。据消息人士透露,当地时间12月12日,美方提出重大关税让步,原则上美中就第一阶段贸易协定达成协议。特朗普早些时候在推特上对该协议的乐观信息导致美国股市当天大幅上涨,三大股市在推特后创下最高纪录。一方面,这表明中美贸易形势的发展非常重要,影响着人们的心。同时,也反映了特朗普本人对达成协议、进一步稳定选举的渴望。

美国一意孤行给世界经济带来了更多的变数

美法数字税摩擦或经合组织(OECD)新的国际税收规则正在推进,影响到各国在这方面的努力。

目前,在OECD的领导下,135个国家致力于制定数字经济时代的统一税收计划,以便在2020年达成全球共识。根据OECD网站10月份发布的文件,正在就拟议的统一方法征求意见。

根据这一新的税收联系规则,即使外国企业没有在市场国家设立任何实体,市场国家也可以征税。统一方法还引入了一种新的公式法来归属利润,以解决如何将数字服务带来的收入分配到特定位置的问题。

作为一项协同努力,旨在更新国际税收规则,包括新的数字商业模式,这个过程本身是困难的,美国和法国之间的数字税摩擦增加了许多变量。

12月4日,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致信OECD,敦促所有国家暂停数字服务税计划,使OECD能够成功达成多边协议。这封信透露了“威胁”OECD框架内的谈判可能会变得更加复杂。

事实上,解决美国和法国目前僵局的最好办法是回到OECD框架。如果我们能促进OECD尽快就数字税问题达成可以接受的安排,也将有助于缓解美国和法国在这个问题上的对抗。

但在此之前,从特朗普翻云覆雨的行为风格和对盟友不礼貌的一贯态度来看,美法能否回到这条轨道,耐心等待OECD在这方面的进步,将会有很大的变数。

上述就是“wto的缩写是什么意思?”所有信息,更多相关信息,您可以参考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