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18日

孙光宪劝南平统治者归顺大宋,他算是叛徒吗?

摘要:在古代,有许多著名的人物,其中孙光宪的生活经历了各种各样的生活,也是人们讨论的对象。那么,孙光宪建议南平统治者回到宋朝,他是叛徒吗?请听有趣的历史小边详细说明。穷孩子早当家,孙光宪从小努力学习,最终成为

在古代,有许多著名的人物,其中孙光宪的生活经历了各种各样的生活,也是人们讨论的对象。那么,孙光宪建议南平统治者回到宋朝,他是叛徒吗?请听有趣的历史小边详细说明。

穷孩子早当家,孙光宪从小就努力学习,最终成为家里第一个读书人。像大多数学者一样,成年后的孙光宪过着漫游学习的生活。他可能在前蜀当过小官,但前蜀灭亡后,孙目睹了危机的局面,打破了从西蜀到荆楚的四川人不愿离开家乡的思维定势。南平被称为南平王。这是一个弱小的割据政权,在十国中非常袖珍,被南唐、蜀、闽、楚等割据政权包围,可以说是“四战之地”。

在这里,孙光宪遇到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四川老乡梁震。梁震推荐他在南平第一代掌权人武兴王高纪兴幕下担任“掌书记”。这个职位一般由著名文人担任,相当于武兴王高纪兴的办公厅主任。高季兴死后,孙光宪协助了三代统治者,如高从教、高保融,忠于高权重,可以说是南平政权中的文胆和谋士。孙光宪是一位头脑清醒的政治家。他理性务实,这也让他在几十年的政治生涯中帮助南平统治者,为南平政权在四战危局中的和平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天成元年,南平统治者高吉星趁着中原王朝的混乱,准备攻打楚国。孙光宪劝阻说南平刚刚恢复活力。如果他擅长在战争结束时扩张军队,他会给邻国一个机会。这样,政权就会倾覆。可见孙光宪眼光敏锐,善于审时度势。这种策略也给了人们休息的机会。

司马光的《资治通鉴》曾经讲过孙光宪的一个故事。南平的第二代统治者高从教羡慕楚王马希范奢侈淫秽的生活。他经常谈论他的眼睛。孙光宪从高从教的目光中看到了前蜀王衍的影子和亡国的征兆,于是迅速劝阻他。马希范的目光短浅奢侈,很快就要灭亡了。高从教听从了孙光宪的建议。从此“捐去玩好,以经史自娱,省刑薄赋,境内以安”。后来,孙光宪的向导梁震主动退休,把所有的政治事务都托付给了他。高从教也非常信任孙光宪。在孙光宪的帮助下,南平出现了一段稳定繁荣的时期。

事实上,审时度势的孙光宪早就看到,北宋建立后,国家统一早已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俗话说,历史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生,逆之者死。孙光宪劝南平统治者回到宋朝,孙光宪也受到宋太祖赵匡胤的赏识,让他去黄州做刺史。

所以问题是,孙光宪是叛徒吗?非也。在统一成为大势所趋的情况下,孙光宪的选择是正确的。可以看出,他的思想和洞察力确实非同寻常。

孙光宪前半生坎坷流离,后半生极人臣。孙光宪应该能够享受生活是合理的,但孙光宪只是一个努力工作的人。应该说他是个书痴。他痴迷于藏书和写书。在乱世,高级官员经常收集金银财宝,而孙光宪喜欢收藏书籍。无论走到哪里,他都会花很多钱买书,所以家里有成千上万本书。根据这些藏书,孙光宪写了《北梦琐言》等书。《北梦琐言》成为后人研究晚唐五代社会史的重要参考资料,也让自己成为著名的历史学家。

孙光宪是与温庭筠、韦庄三足鼎立的花间派词人,但孙光宪对词的看法与花间派词人不同。“花间集”这个词的特点,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艳”。在《花间集》中,满眼都是红香翠软的形象,满眼都是美丽的词藻,满眼都是女性的“绮罗香”。《花间集》的“艳”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写男欢女爱的艳情,比如牛桥写的“一生拼,尽君今日欢”就可以证明。可见,晚唐五代十国,是一个充满激素爆炸的暧昧时代。另一个是艳语。词人把注意力集中在红粉罗帐上的女性身体部位。他们最喜欢写“蛾眉”、“香腮”、“朱唇”、“雪胸”、“纤腰”等。总之,花间词就是用艳语写艳情,让人欲罢不能。

孙光宪被列为花间派诗人,写这些艳词自然是必不可少的,但他反对盲目追求艳语艳情的写作方式。他希望词能像诗一样教育社会生活。正如白居易所倡导的,“歌诗合作”不仅要对人有积极的教育功能,还要体现复杂的社会和悲欢离合的生活。

其实孙光宪也看不起写艳词的人。他的《北梦琐言》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晋相和凝 ,少年时是曲子词,布于汴洛。专托人收拾焚毁不暇。然而,相国厚重有德,最终被艳词玷污。契丹入夷门,名为“曲子相公”。君子不得不戒掉所谓的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后晋宰相和凝,年轻时喜欢写艳词,而且很受欢迎。当和凝成为宰相时,他派人四处奔波,回收他写的所有单词,全部烧掉。但和凝的名气太大,作品流传广泛,自然不能全部收回,连契丹人都知道他的艳词,还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曲子相公”。孙光宪终于感慨万千,说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显然,他看不起那些艳词,这是当时知识分子的普遍看法。君子不为“诗庄词媚”“词是小道”。因此,孙光宪虽然也写了男欢女爱的花间词,但他的词,不限于花间词,题材有了新的发展。

花间词中很少有歌颂历史、怀旧、边塞和农村风光的词,但在孙光宪,这些词已经成为常态。与专门写醇酒女性的花间词相比,这些词可以说是“花间别调”。从这个意义上说,孙光宪为花间词主题的拓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知识分子和政治家喜欢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孙光宪作为一个清醒理性的政治家,喜欢写怀古和咏史词。五代十国天下混乱,类似六朝,所以六朝的兴衰可以作为政治借鉴。孙光宪把目光转向了六朝的金陵,写下了陈后主的《后庭花》和张丽华的头发,从而表达了他对历史的深刻思考。《后庭花》:

石城依旧空江国,故宫春色。七尺青丝芳草碧,绝世难得。

玉英凋零,更有人识?野棠如织,只教人添怨记忆,失望无极。

文字的大意是,石城下的长江是空的,陈后主宫的春色依旧如故。七尺长发如春草碧色的张丽华早已香消玉亡。这样的美在世界上是罕见的。当繁华落尽,即使野棠花盛开,再也没有人认识她,只是让人平添忧郁而已。六朝的繁荣早已成为幻想。唐代诗人刘禹锡曾感叹六朝文物一朝成空。刘禹锡写道:“山围故国周围,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的旧月,夜深还过女墙。“这首词应该是从刘禹锡的诗中使用的。

陈后主极其渴望贫穷和奢侈,但在国家危亡之际,他唱着《后庭花》的无奈之声;张丽华有着绝世美貌,留着优雅的长发,每一个“临轩化妆,远远望去飘如神仙”。一个是傲慢、奢侈、淫秽、忽视国家事务的末代君主;一个是美丽的妃子,看起来像仙女和聪明的人,这是中国历史上亡国的标准。在这首词中,孙光宪并没有明确表达批评,因为中国诗歌是一门含蓄的艺术,追求意图;同时,中国诗歌也是一门场景融合的形象艺术,诗人的情感往往是通过场景来表达的。

这首诗中,孙光宪用金陵春色成了空伤悼念绝世容颜的张丽华。不管六朝有多繁华,这一切都成了陈迹,现在是“更有人识,野棠如织”。从表面上看,哀悼美已逝,春已暮,其实是哀悼一个荒唐时代的结束,一种亡国之忧在词中暗流涌动。这反映了中国知识分子从历史中寻求教训的传统;它也反映了中国知识分子为国家忧国忧民的危机意识。孙光宪深厚的历史忧患感在花间词中极为罕见,眼中充满了艳丽的风景和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