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18日

为什么说湘水划界是孙权准备重返荆州的信号?

摘要:赤壁战争结束后,荆州被曹、刘、孙分割,那么为什么湘水边界是孙权准备回到荆州的信号呢?以下有趣的历史小边将详细介绍当年发生的事情,感兴趣的朋友一起看看。在鲁,建安十四年(209年)

赤壁战争结束后,荆州被曹、刘、孙分割,那么为什么湘水边界是孙权准备回到荆州的信号呢?以下有趣的历史小边将详细介绍当年发生的事情,感兴趣的朋友一起看看。

建安14年(209年),在鲁肃的劝说下,孙权“借”了刘备。因此,刘备拥有荆州七县中的五县(南县、长沙、零陵、桂阳、武陵)和三分之一的江夏县,并承担了防御曹军南下的重要责任。此时,孙和刘集团正处于蜜月期。

准备既定的益州,权求长沙、零、桂,权遣吕蒙率众进取——三国志 鲁肃传》。

然而,在竞争激烈的东汉末年,英雄之间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朋友。不,孙权和刘备的蜜月很快就结束了。

建安二十年(215年),孙权突然发难,派吕蒙攻占荆南三县(长沙、零陵、桂阳)。刘备从益州带兵5万到公安,让关羽夺回三县。但此时,曹操进入汉中,刘备担心益州的损失,因此与孙权讨论,以湘水为界,湘水以西的南县、零陵、武陵属于刘备;湘水以东的长沙、江夏、桂阳属于孙权,两名罢工者。这就是三国历史上著名的湘水划界,又称湘水之盟。

湘水划界事件是孙、刘盟友之间的第一次军事相遇,也是东吴对蜀汉的军事试探。

赤壁战争结束后,孙权同意将南郡“借”给刘备,不是因为他大发慈悲,而是因为他不得不感情。由于当时曹操开辟了东部战场(方向),曹操同时在中路(襄阳)和东路(方向)向东吴施压,但孙权没有同时应付两条战线的实力。在这种情况下,孙权被迫将南县“借”给刘备,让刘备承担在荆州防御曹操的责任(这也符合刘备的利益),而他则专注于处理东吴南部和东部的威胁。

东吴的南部是苍梧(交州)。苍梧太守是刘彪任命的吴巨。显然,吴巨不是孙权的人。赤壁战争前,当刘备说要南下奔赴吴巨时,孙权出了一身冷汗,因为这样,东吴就会夹在曹操集团和刘备集团之间,成为汉堡包,这是孙权永远不想看到的。

更糟糕的是,刘备在南军之战中夺取了荆南四县。因此,为了避免刘备将荆南四县与苍梧联系起来,孙权不情愿地将南县“借”给刘备,以换取刘备不会吞并苍梧的承诺。随后,孙权立即派步挥手南征,杀死了违背阴奉阳的吴巨,降伏了石家族,平定了交州九县。

获得交州后,孙权将公司迁至莫陵,将莫陵改为建业,将东吴的战略重点东移到巢湖和水口,并在水口修建了水口,作为曹操南下的屏障。

建安18年(213年),曹操挥军南下,号称步骑40万,临江饮马。但是,他无法打破触须坞,最终失败了。第二年,孙权率军征服皖城,俘获庐江太守朱光,获得数万人口,控制江淮南部。

在这里,孙权成功地平定了交通州,并在关口建立了坚不可摧的防线;另一方面,刘备也成功地赢得了益州,并将诸葛亮、张飞、赵云等能干将领转移到了益州,只留下关羽驻扎在荆州。在这种情况下,孙权认为夺取荆州的机会已经到来,所以他在陆口担任总指挥,派鲁肃率领军队驻扎在益阳,控制关羽,并派吕蒙率领军队夺取长沙、零陵、桂阳三个县。

刘备得知这一消息后,紧急从益州率领5万名士兵前往荆州。但为时已晚,由于关羽受到鲁肃的约束,不敢贸然进攻,吕蒙成功赢得了荆南三县。刘备只是想夺回三个县,但曹操决定在汉中。刘备别无选择,只能与孙权和解,让长沙县、桂阳县和三分之一的江夏县给孙权。双方签署了湘水联盟,各自罢工。

孙权同意议和,而不是趁刘备远征汉中的机会夺回荆州,这是他自己的考虑。首先,在获得长沙、桂阳、江夏三个县后,东吴可以将防线向前移动到湘江口,确保关羽不会威胁下流的东吴县;其次,军事行动已经达到了测试关羽实力的目的,结论是,如果没有益州援助,关羽绝不是东吴军队的对手;第三,曹操和刘备在汉中对抗,不可避免地没有时间考虑合肥,可以借此机会北伐合肥。

正是基于上述考虑,孙权同意与刘备划界湘江。然后他立即出兵攻打合肥(第二次合肥之战),但在逍遥津惨败张辽,孙权得到了“孙10万”的绰号。

北伐受阻后,孙权再次将目光转向荆州。此时,鲁肃已逐渐淡出东吴权力中心,孙权开始重用强硬派吕蒙。吕蒙认为关羽迟早会东征,所以他建议孙权“现在不是一个强大的计划。一旦他是一个僵硬的仆人,如果他想恢复他的力量,他会得到邪恶吗?”孙权采纳了吕蒙的建议,东吴君臣开始计划夺取南郡。

很快,东吴君臣就等到了机会。建安24年(219年),关羽北伐襄阳,襄阳之战爆发。在战役的关键阶段,孙权投靠曹操,派吕蒙穿白衣渡江偷袭荆州,杀死关羽,如愿夺取荆州。

综上所述,孙权“借”荆州给刘备是因为外部情况。外部情况缓解后,他转身回来争夺荆州。湘水划界事件是孙权战略重心重返荆州的强烈信号。不幸的是,刘备一生都很谨慎,但这次他相信孙权,这给了东吴君臣一个破坏合同、背叛联盟、攻击荆州的机会。